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那曲市委员会

那曲市索县人民医院原院长未批先建项目、违规采购医疗器械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21-01-27 作者: 来源:市纪委监委

2021年1月26日,西藏日报第四版“高原要闻”版面以《爱“吃回扣”的院长栽了》为题刊载稿件。全文如下:

“吃回扣”的院长栽了

违纪违法问题通报

2020年2月4日,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通报了那曲市索县人民医院原院长仲林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经查,仲林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违规收受他人礼品和从事营利性活动;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对工程项目未批先建的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将手中的权力作为谋取利益的工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钱款2298561元。

2020年1月14日,仲林春受到开除党籍、政务开除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款物随案移送。

事件回顾

2005年8月,刚满29岁的仲林春被安排到索县江达乡卫生院工作。江达乡距县城约150公里,是全县乃至全市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条件十分艰苦。“年纪轻轻就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求不了官,就一定要求财。”仲林春心想。

仲林春到江达乡后,一直苦思发家致富的“门路”,有朋友打听江达乡的虫草,他便立马摆开架势,做起了虫草生意;有同事需要换新手机,他便托人从内地买来,从中赚差价;有老百姓生病需要买药,他便从有“熟人”的药房中低价进药,再高价卖出……一开始,仲林春就落入了一个似乎只有金钱利益的世界。

2011年4月,仲林春被提拔为索县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突然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仲林春有些晕晕乎乎。乍成为别人口中的“领导”,仲林春有些飘飘然的同时,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点成绩来,不辜负组织的信任和重托。

此后,仲林春兢兢业业,工作蒸蒸日上,以前“经商”的副业也就没干了,但仲林春也有苦恼的地方:自家是单职工家庭,妻子做生意又亏了,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直到有一天,经熟人介绍,仲林春认识了该县永康大药房老板付某,生活才迎来了“转机”。

“仲主任,听说您以前也做过药品生意?”

“小打小闹,别提了。”

“厉害啊仲主任,依我看啊,您是有经商的天赋。”仲林春表面没接话,但心里却很高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嘛。”

“仲主任,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这有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不知您是否有兴趣?”

一听说能发财,仲林春立刻来了精神。原来,付某所经营的药房由于没有资质和权限,一直和县人民医院搭不上“线”,眼看挣大钱的机会一次次溜走,付某心里很着急。于是,他便找到了仲林春,希望他能为药房和医院牵线搭桥,把药品和医疗耗材卖出去,同时承诺只要挣了钱,就给仲林春相应的回扣。

2013年初,在帮助付某完成第一单价值776146元的生意后,仲林春很快就接到妻子传来的“喜讯”:收到了一张银行卡,里面还存了162300元钱,随后仲林春便从该笔钱中拿出130000元,买了一辆小汽车。开上了小汽车的仲林春,才终于解开愁眉,有了些当“主任”的志得意满。

“这只是个开始,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就有‘吃’不完的回扣。”仲林春这样对妻子说。此后,经过付某的多次劝说,仲林春与付某达成了协议,协议约定由永康大药房负责给索县人民医院提供药品和医疗耗材,所获利润的10%给仲林春。

2014年4月,仲林春调任索县人民医院任副院长并主持工作,2016年12月任索县人民医院院长。

“当上了院长,他就把医院当成了自家‘后院’。”职务的升迁,为仲林春我行我素、获取更多的不法利益铺平了道路,在担任索县人民医院院长期间,仲林春多次从项目老板、医院干部职工、付某等处收受香烟、白酒、盘羊角等礼品,并于2019年7月在未履行任何项目报批报备程序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实施医院附属改造工程。

“我刚参加工作时就错误地认为,权钱自古是一家,没有把‘想当官就莫想发财’的训诫放在心上。”随着仲林春院长的“位子”越做越稳,医院从永康大药房购买的药品和医疗耗材越来越多,仲林春所收取回扣的金额也越来越大。2014年至2018年间,永康大药房向索县人民医院销售药品和医疗耗材总金额达10205695元,仲林春从中收取好处费共计1736261元。同时,仲林春还与另外一家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贾某建立了“合作”关系,先后两次从贾某处收受好处费400000元。

2013年初至案发,仲林春非法收受他人钱款共计2298561元。

查处经过

2019年9月,索县纪委监委收到县人民医院未批先建项目、违规采购医疗器械的问题线索后,很快便成立初核小组展开初核,不久,初核组就基本了解清楚该医院既未上会研究、也未履行相关程序,违规采购医疗器械的有关情况。

“初核工作必须做扎实,准确判明问题的真假、虚实和大小,为是否立案提供可靠依据,保障立案后能快查快结。”索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李红彬要求。根据县纪委常委会统一部署,初核组精准使用谈话、询问、查询、调取等措施,不到两个月,就全面掌握了被核查人及涉案行业等信息,获取了仲林春涉嫌违纪违法的证据,形成了“用证据促供述”的有力条件。

2019年11月,经索县县委批准,索县纪委监委在完成初核后,决定对仲林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

“医院未履行任何手续启动了改造项目,我确实负有领导责任;买卖手机、虫草、药品,从事营利性活动,收受别人赠送的礼品,我也确实违反了党规党纪;但其他的问题,我身上不存在。”“我最多算违纪,但保证没有违法。”审查调查之初,仲林春还抱有侥幸心理,以为当时付某、贾某等人在内地躲“风头”,索县纪委监委本事再大,找不到人证,也没办法定性量纪。“其实,我们在初核时便远赴内地,找到了付某、贾某这两个关键证人。”办案人员介绍。

“你入党时是宣了誓的,还记得吗?一定要对党忠诚。”“对抗组织调查,只是做‘无用功’,还会罪加一等;只有相信组织、坦白交代,组织才会给政策、给出路……”经过办案人员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教育,在大量确凿的证人、证言和物证、书证材料面前,仲林春最终承认了其全部违纪违法事实。

今年1月14日,索县纪委监委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等,给予仲林春开除党籍、政务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违纪违法所得随案移送。

“劝君莫张‘贪腐口’,张口必被捉。我从一开始就走入了思想的误区,把‘吃回扣’当成对自己辛勤工作的补偿,直至良心完全被金钱利益‘吞没’,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仲林春后悔不已。